2019
07-25
“有字之书”是我们获取知识最主要和直接的来源。我们从出生、蹒跚学步、牙牙学语,再进入学校让心灵得到教化。诚然,“有字之书”不可或缺。比如赫尔曼·黑塞在《获得教养的途径》中指出:阅读,特别是经典的阅读,对人学识教养的获得有不可或缺的作用。但“有字之书”相较于个体总是显得抽离,其中固然有醒世名言,却难为人所获得。譬如前些年的“药家鑫案件”及“复旦投毒案”,药家鑫和林森浩的学识毋庸置疑,但他们却未将其内化为自己真正遵循的准则。
2019
07-25
卡約文化是青海省古代各種文化遺址中數量最多、分佈範圍最廣的一種土著文化。東起甘青交界處的黃河、湟水兩岸,西至青海湖周圍,北達祁連山麓,南至阿尼瑪卿山以北的廣大地區均有分佈。湟水中游的西寧盆地,遺址最為密集,是其分佈的中心帶。
2019
07-25
  鸳鸯阻隔两分飞,谋望求财未遇时,守旧却宜休改革,如今进退两迟疑。
2019
07-25
  随着国内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下行的内外压力陡增,纾困民营经济、力挺民企发展得到市委市政府空前重视。
2019
07-25
第一步是对知识的学习,即阅读“有字之书”。“有字之书”是个人价值实现的前提。它是前人的经验,将个体从蒙昧的、未开化的野蛮状态中解救出来。对知识的探索是灵魂的一种崇高而丰满的姿态,在任何时代都拥有普世价值。反观当下电子阅读器与纸质书之争,我们似乎验证了波兹曼“娱乐至死”的诅咒。娱乐的毒性体现于其对思想的剥夺,而思想正是读懂“有字之书”的必要工具。赫胥黎曾言:“一旦文化变成滑稽戏,文化也就灭亡了。”其言或许失之于绝对,但绝对是敲响了呼唤当下人们重拾对知识的思考的一记警钟。
2019
07-25
陜西秦景公大墓,腰坑出土兩件玉琮,一件圓角,另一件是齊家玉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