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7-25
第二,生存教育。生存是对生命存在的证明。生存是人的一种现实生命时态只要你活着,你就在生存。从这个意义上讲,人和动物都有生存,区别在于动物只靠本能生存,人靠本能和智能生存。现实的教育中,学校、老师控制了学生生存能力的生长,家庭、父母取代了孩子生存能力,政府教育体制扼杀了学生生存能力,使我国出现“巨婴国”的现象和人种不断退化。成年人的生理,婴幼年的心理。生存能力的教育主要是受向受教育者传授生存的知识和经验,有目的、有计划的培养人的生存意识、生存能力和生存态度,树立科学的生存价值观。生存教育主要是对人的适应能力、独立能力、共生能力、选择能力和意志力的教育。通过生存教育,使人提高适应环境的能力,包括适应社会环境、自然环境,适应学习环境、职业环境、生活环境的能力。培养独立人格和独立生存的能力,提高人的社会化程度,融入社会,与其他社会成员共同生存和发展。培养选择能力,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和不同的人生经历过程中,做出适合自己的自由选择,并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意志力在实现所选择目标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很多人的生存过程半途而废,甚至失去生命,就在于没有坚强的意志力,不能积极面对现实,面对困难,面对挑战,意志力薄弱。生存教育中必须要进行意志力的培养,增强生存意志力,不但适应生存,更要挑战生存,不断增长生存的能力。
2019
07-25
悔创阿里杰克马
2019
07-25
当代,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智能手机成了人们离不开的工具。从老人到小孩,从白天到黑夜,从手机屏到电脑屏,从电脑屏到电视屏……我们的眼睛被各种屏幕轮番“轰炸”着!除了睡觉以外,眼睛几乎无时无刻锁死在电子屏幕上。
2019
07-25
而“簋”字本身,是古代中国用于盛放煮熟饭食的器皿,也用作礼器,是中国 青铜器时代标志性青铜器具之一。
2019
07-25
其次,在这样一种共识中,每一种整全性的哲学,宗教和道德学说,都是以它们自己的方式来认可“作为公平的正义”的;也即每一种整全性学说都从他们自己的观点出发,最后都被导向去接受了由“作为公平的正义”所界定的那些正义的公共理由。我们可以说,他们认可该正义观的概念、原则和美德,将之视为根本原则,而各种学说的不同观点正是在这个根本原则上产生重合。但这并不会使得这种重合点减损任何的道德色彩,或将它们降格为只是一种手段。因为,一般而言,每一个学说都是将这些概念、原则和美德当做是属于自己更具整全性的哲学、宗教和道德学说的一部分来接受的。有些人甚至将“作为公平的正义”当做一种可以自立的自然道德观念来接受。他们接受这种正义观并将之看作政治和社会合作的一个合乎情理的基础,并坚信它就如同诚实和相互信任的概念和原则,以及日常的合作美德一样,是自然的和具有根本重要性的。组成一种重叠共识的各种学说,在它们多大程度上还需要一个进一步的基础[去接受此正义观]以及此进一步的基础是什么的问题上,各学说的回答是互不相同的。但是,这些不同与在作为一种政治性正义观念的“作为公平的正义”上达成一个共识,是相容的。
2019
07-25
在“作为公平的正义”中,社会统一被理解为是从社会作为自由平等人之间的一个合作体系这个观念开始的。社会统一和公民对他们制度的忠诚,并不依赖于所有人都认可相同的善观念,而是在于他们公共地接受一个政治性的正义观念来规制他们社会的基本结构。正义的概念,在它对可允许的善观念施加限制这个意义上,是先于和独立于善的概念的。一种正义的基本结构和它的背景制度,确立了一个框架,人们在此框架之内推进他们的善观念。在其他地方,我已经将正义观念和善观念的这种关系称为正当优先(因为正义是归入正当的范畴的)。我相信这种优先性,是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政治性学说的标志性特征;和这点类似的东西,对于适合一个珉拄国家的任何正义观念而言,看起来都是本质性的。因此,给定一个珉拄社会的历史条件,为了理解社会统一是如何可能的,我们从体现于一个珉拄社会公共文化中社会合作的基本直觉性观念出发,得到了一个(以我概括过的那种方式)成为社会统一基础的政治性正义观念。